当前位置:首页 > 校园文苑

校园文苑

它的味道

来源: 信息工程系 发布日期: 2017-06-21 浏览次数:

热夏的颜色,暖融融的,像极了奶奶炸的金黄色团子,别样的瑰丽浓情。

因是这样的美味,所以才时时记忆,时时想念,时时盼念。而这样的美味也只能在过年时一尝鲜美。乡间平常的夜是寂静而深邃的。

我第一次尝试抗拒家长的反抗而去到大河边是因为端午的莅临。端午节粽子总是必不可少的,而粽叶则是最为需要的了。乡间泥泞,又逢雨季,集市也缓了好几天才开上一次,同村的小伙伴却都捱不住无聊的一直缠绵不停的阴雨天气,约上我一起去打柴叶(粽叶)去。我听从了,因为放学后的日子实在无聊的很。那半天我玩的很高兴,我们甚至一块去到了河块深处,那里的柴叶果真是又大又好看的紧。而很显然,这样的后果便是我的劳动成果完全不受重视,甚至被打骂了一顿,我很不服气,可也无可奈何。奶奶最后还是将我打的柴叶放进锅里用热水烧了一烧,便是决定用了,我即时又开心起来,总觉得自己能为之做点事是很光荣的一件事。但后来,我亦知晓了一个道理,那就是不要随意拿自己去冒险,那样是愚昧而不是光荣。

或许是因为有了自己的一部分贡献,只中间裹着一个大枣的粽子吃起来也丝毫不觉无味,从心间泛起的甜蜜沁香早已囊括了整个节日的欢欣。

我知晓那一个奇怪的菜名也是在一个雨天,但除却了细细绵绵的小雨,而是淋漓尽致的一场大暴雨之后,有个同伴跟我说,地上长出了“地皮菜”。我当然很是新奇,什么菜一场雨下过之后就会出现,还不用那么长时间的生长期。奥秘总是要有人去探索的,我当即决定去一探究竟,那是在我们上学常走的小路上。正值盛夏,四周草木茂盛,几乎要盖满了整条路,都快找不到脚下的土地了。不过,这样唯一的好处就是雨靴不用沾太多泥,嫌脏了在湿漉漉的草丛里蹭几蹭就好。

它的模样果然很新奇,形状像一大块木耳一样,却没有疙瘩拐角,就是一张皮一样的东西,呈浅灰色,非常滑嫩。当我高高兴兴拾满一个袋子拎回家要奶奶做着吃的时候,却又是另一番光景了,实在是没甚滋味啊!顿觉那个同伴说的特别好吃是忽悠我的。而奶奶在一旁却是吃的有滋有味,她告诉我说,以前没吃的时候,一下雨就大早的跑去捡,甚至因此争执也是有的。虽然说的很是对当年有无限感慨,但语气中的怀念和脸上真真切切的笑意却是无比真实可亲。我伸筷再吃时,口中的地皮菜也仿佛变了个味,至少不再是难以下咽了。或许美食总是要靠一些人经历的酸甜苦辣的味道,才能撑起这个记忆中美好的回忆甚至带来口感与味感的不同体会。不过,我喜欢这样的味道。

我曾经眺望过它,或许是在梦中,我的家乡,忆起了它的味道和温情。(文/15303班 费晓雅)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