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校园文苑

校园文苑

外婆

来源: 基础教育部 发布日期: 2019-11-18 浏览次数:

每次回到故乡,不远处,总有外婆等待的身影。

似乎外婆每天都在做着同一件事——等待。微风徐徐,树叶摇曳,早饭后的外婆独立坐在遍地落花的院落里,望着远方的石子路。

年迈的人眼睛总是这么不经风吹,眼角的泪珠似乎不知道多少次悄然落下,沿着她沟壑般的皱纹缓缓而去。茕茕独立,垂垂老矣,我多么希望一直陪在外婆身边。

见到我后,外婆立刻换上了笑颜,带我回到家中。不同于城市的喧嚣,这里朴素无华,平淡却不失风骨,质朴而不乏神韵。瓦房是青的,粉墙是白的,轻轻地踏上青石板,静听河水潺潺而下。回到故乡,慰藉如同春天的暖流,涌上全身,温暖寒骨。

外婆平生最喜欢桂花。家中院子的角落里有一棵桂树,她总会在桂树下驻足。时常,这一站就是半晌。或许,在等待花开,等待花败,等待花落……

终于到了九月,金秋之际,清香便挂了满树。淡黄透白的桂花似娇嫩的人儿,好像手轻轻一碰就会碎。也就在此时,外婆便开心得忙碌了起来。

这等了四季的桂花,终于开了!

桂花开得最盛之际,外婆会摘一些快凋零的花做成桂花包。阳光下的老人已然有了岁月的痕迹,悠悠岁月在她的眉宇间刻上了深深的惆怅,鬓角的银发随风飘起。一棵桂花树,一位老人,一整个春天,亘古不变。

儿时的我无知,总觉得这桂花无奇,既不妖艳又不出众。现在我终于明了,等待了四季的,终归是独一无二的,它蕴藏了外婆无限的情思与苦苦等待的哀叹。

晚秋了,外婆在花包里放上桂花,又一针一针地刺绣,一双粗糙的手下绽放出了最美丽的作品。

此刻,我不觉捧起这花苞,我想把它一直留在我的身边,念起家乡,念起亲人。

岁月是一把是随时间消逝的无情的剑,纵然它会侵蚀人的容颜,冲淡人的记忆,亘古不变的是那份被等待的爱。(文/基础教育部 18802班 胡菲扬 审稿/王玮)

 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